当前位置:大口禅洋网>手机>内容

纵容服刑犯挖洞随意出入 原监狱长等16人被查

来源:大口禅洋网 作者:未知 发表时间:2019-07-11 00:35:24 我要评论

(锡林郭勒盟纪委监委)

还原本案真相,锡林浩特监狱党的领导弱化,党组织软弱涣散,内部管理混乱,制度形同虚设,监管严重缺位,涉案人员多达16人。其中,原监狱长、副监狱长、监区长、副监区长等5名领导干部均为中共党员,却毫无党性原则,涉案民警与服刑人员大搞人情关系、串通一气,大肆造假、毫无底线,目无法纪、擅权枉法,触目惊心、令人发指。

本应狱中服刑却在社会作恶,本无立功表现却有人为其记功,本无悔改之意却轻松获得减刑……罪犯席某某在服刑期间的违法犯罪行为和所受到的“优待”,牵出了赵庆林等16名狱警的违纪违法问题。

2018年9月,锡林郭勒盟纪委监委指定阿巴嘎旗纪委监委对锡林浩特监狱原监狱长赵庆林等16人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审查调查。经查,2004至2007年,锡林浩特监狱相关领导及公职人员玩忽职守、放纵罪犯,徇私舞弊、弄虚作假,为黑社会性质组织人员席某某充当“保护伞”,致使席某某被违规违法减刑,甚至在其服刑时脱离监管场所、重新犯罪,在社会上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2018年12月27日,自治区司法厅党委分别给予锡林浩特监狱原监狱长赵庆林等16名党员领导干部及公职人员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留党察看、行政撤职、降级、降低退休待遇等处分。因已过追诉时效,未追究刑事责任。

画师在中国平乐牡丹画创意园区进行创作(4月25日摄)。新华社记者李嘉南摄

除恶就要务尽,为坚决打赢扫黑除恶这场战争,既要严惩黑恶分子,更要深挖彻查他们背后的“关系网”“保护伞”,重拳出击,坚决铲除纵容黑恶势力的土壤。

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这名中介,他表示由于是零首付购车,本应该交三千元意向金给车行,签订相关手续,不过由于孙先生担心贷款申请不下来,便由他作为中间人暂时收取了三千元,等贷款办下后便支付了给车行。可是如今,苦于没有票据,车行并没承认,解释不清。

记分结果与基层党员评先选优、奖励扶持等挂钩。在12分范围内,设定预警、约谈、召回、退出4条线,年度记分低于9分的,由镇街党委召回,通过重温入党誓词、组织集中学习、党组织书记陪学、开展义务劳动等形式进行培训培优;低于7分的,转入镇街党性党风教育支部进行教育整转,拒不改正或限期改正期满无转变的,依照不合格党员处置程序予以劝退或除名。2018年以来,全市累计转入党性党风教育支部党员381人,除名31人,调整不胜任村干部30人。领导干部层面,根据记分情况进行动态管理,扣分超6分的进行提醒函询,超12分的“入库”管理,整改不力的予以降级、免职、调整;整改到位的予以“出库”。今年以来,全市根据领导干部“12分制”管理,共调查处理“五不”问题21起,问责37人,其中典型通报5人,诫勉5人。

22日,有微博用户爆料称,顺丰工作人员私自打开其包裹,还加她微信发信息,并含有骚扰内容等等。当晚,顺丰集团官方微博转发该网友的帖文并对其致歉称,绝不姑息、纵容任何违反法律法规和企业行为准则的不当行为。

监狱本是专为犯罪分子设立的监管场所,犯罪分子本应接受惩罚和改造。然而,本案中各个环节的监管人员却不负责任、玩忽职守,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纵容黑恶势力藐视法律,危害人民、危害社会。

在哈尔滨市,王岐山前往哈尔滨工业大学、中船重工第七○三研究所等单位考察。他强调,要坚持以开放促改革,全面深化体制机制创新,激发经济社会发展内生动力。要紧紧扭住技术创新这个战略基点,加快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推动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要扩大科技领域对外开放,加强科技交流合作,充分利用国际创新资源,强化创新伙伴关系。要大力推动人文交流、教育合作,加深对东西方历史和现实的了解,促进文明互鉴,夯实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民意基础。

坞根提倡全民参与经营。以“引进 反哺 培育”为思路,既引进“农创客”,又培育“土秀才”,各展其能,百花齐放。引进上海“魔席”运营团队,按照“山 海 村”集群运营模式,规划打造集休闲运动、科教研学、文创度假等功能为一体的大型全时空乡村度假综合体。引导乡贤反哺搭桥,在白璧村落地2亿元玫瑰园项目。培育村民投身自建,在花溪村推行“政府 企业 村集体 村民”四方合作模式,政府投入500万元改善基础设施,吸引企业投资3000万元,村集体回租闲置土地租予企业,村民开办小型农家乐形成配套,多方协作助力乡村产业发展。(张恒 林圆圆 )

电子商务平台联结起平台内经营者、消费者、物流经营者等各主体,它们的规范运营对电子商务活动具有重大影响。为有效规范电子商务平台运营,电子商务法以大量条文对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的权利、义务、责任等作出规定。比如,第二十八条要求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应当按照规定向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报送平台内经营者的身份信息,并向税务部门报送平台内经营者的身份信息和与纳税有关的信息,这为平台经营者设定了履行监督和管理职责的法律义务。又如,第三十一条要求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应当记录、保存平台上发布的商品和服务信息、交易信息,并确保信息的完整性、保密性、可用性。这样一来,如果发生了涉嫌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平台保存的交易数据信息有助于还原真相,保障电子商务交易安全。

2002年1月,席某某因抢劫罪被呼和浩特市新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2003年9月调入锡林浩特监狱服刑。服刑期间,席某某先后三次获得减刑共4年6个月,2007年11月20日刑满释放。席某某在锡林浩特监狱经常不参加各类学习和劳动改造,不遵守监规,无悔改表现。锡林浩特监狱不但不对席某某严加监管,还允许席某某住单间、开小灶。服刑期间,席某某指使其他服刑人员挖通监狱通往院外的暖气地沟,随意出入监狱,监狱对此竟然不闻不问。2005年7月,席某某在服刑期内脱离监管,驾驶汽车交通肇事,致使1人死亡,事故发生后,同乘车人为席某某作了不在现场证明,让死者顶包。交通肇事52天后,席某某又伙同他人在锡林浩特市一娱乐场所制造了一起1人被重伤害的刑事案件。即使席某某犯下了种种罪行,锡林浩特监狱民警仍为其记功减刑,编造虚假考核材料,并由其他服刑人员代替狱警和席某某签字,导致席某某被提前释放。

原标题:狱警组团“优待”涉黑罪犯

上一篇: 解放军报评论员:干事创业敢担当 下一篇: 还记得辞职卖房、带娃环球游那个山东家庭吗?他们回来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