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东新闻

 当前位置:鼓东新闻»财经»经济放缓迈向停滞?美国制造业低迷威胁加大,美联储陷降息两难

经济放缓迈向停滞?美国制造业低迷威胁加大,美联储陷降息两难

2019-10-29 19:31:01 | 鼓东新闻

随着欧洲和美国主要经济体服务业扩张势头减弱,经济放缓压力继续加大,制造业萎缩或逐渐蔓延到各国经济其他部门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也提高了人们对央行宽松货币政策的预期。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近警告称,全球经济放缓可能比预期的更严重。imf代理总裁戴维利普顿(David lipton)表示,除非国际贸易紧张局势得到解决,否则很难看到主流宏观经济工具能够应对不断升级的经济衰退。世界贸易组织(世贸组织)也将2019年的贸易增长预测从4月份的2.6%下调至9月初的1.2%。

美国服务业扩张意外放缓

与欧洲类似,美国经济正面临制造业下滑向服务业转移的威胁,服务业贡献了美国经济逾70%的附加值。这也意味着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长率正面临加速放缓甚至停滞的压力。

供应管理研究所(ism)的数据显示,9月份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的采购经理人指数为47.8,为2009年6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其中,新出口订单指数仅为41,为2009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在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的背景下,美国出口行业面临严峻挑战。此外,积压订单和原材料库存指数继续回落。

这是ism美国制造业pmi连续第二个月低于繁荣-萧条线。Ism主席费奥雷在一份声明中指出,商业信心正在下降,制造业收缩速度比8月份快。“全球贸易仍然是最关键的问题,从2019年7月开始新出口订单的减少就证明了这一点。”此外,ism纽约商业状况指数9月份跌至42.8,为40个月低点,而6个月展望指数则创下2009年以来的新低。在次级指标中,当前收入指数跌至38.1的历史低点,而预期收入指数环比下降逾40%,至45.2个月。

衡量服务业表现的重要指标恶化,进一步加剧了外界对经济前景的担忧。9月,美国ism非制造业pmi指数从上月的56.4大幅降至52.6。次级指数中的就业指数已降至2014年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在18个服务行业中,包括房地产、批发贸易和教育服务在内的4个行业出现萎缩,比上个月增加了3个。教育服务、金融和保险以及批发贸易的就业率已经下降。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经济学家玛丽·可爱(Mary可爱)指出,贸易摩擦的影响正在扩大,这不仅是因为美国直接出口服务,也是因为服务工作在商品出口生产中广泛分布。bleakley advisory group首席投资官彼得博奇瓦尔(Peter boockvar)警告称,一旦制造业疲软对服务业的影响继续恶化,企业可能转向削减成本和保护利润,经济最终将陷入衰退。

结果,亚特兰大联储的gdpnow模型将美国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降至1.8%。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也宣布,本财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预测下调0.2个百分点至2.3%,同时将2020年的预测下调至0.1个百分点至1.7%。报告指出,财政刺激效应减弱、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等一系列因素可能对美国经济不利。未来12个月衰退的概率为30%~35%,是年初水平的两倍。

劳动力市场喜忧参半,降息预期将上升

作为美联储的两大职责之一,就业市场的稳定性是不言而喻的。最近的数据波动尚未严重影响整个劳动力市场。9月份的非农就业报告显示,当月新增就业岗位13.6万个,略低于市场预期,但失业率降至近50年来的3.5%的低点,表明新增就业岗位超过劳动力供给。虽然制造业和零售业的就业形势仍然疲软,但建筑业和其他行业的复苏弥补了这一差距。此外,9月份每小时工资的年增长率为2.9%,是一年多来的最低水平,也影响了消费者的预期。

安联首席经济学家穆罕默德·埃尔-埃利安(Mohamed el-erian)认为,尽管非农就业数据的表现不如预期,但证明“经济正在迅速疲软”还不够夸张,但也无法表明国内产业不受全球压力的影响。

今年7月,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公布的数据证实,始于2009年6月的当前经济扩张周期已进入第121个月,打破了1991年3月至2001年3月间的纪录。最近的数据也引发了华尔街对美国经济是放缓还是下滑的辩论。对冲情绪也让美国债券收益率回到8月底的低点附近。

花旗认为,如果美国经济在未来放缓至可持续水平以下(基于当前人口和生产率趋势约为1.7%),理论上可能导致失业率上升和工资增长更大范围放缓,迫使消费者削减支出,增加衰退风险。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乔纳森·戈卢布(Jonathan golub)认为,“半衰退”是美国经济的当前状态。经济指标的疲软并不意味着大范围的衰退。通货膨胀、就业数据和信贷表现对经济来说仍然是扩张性的。

牛津经济研究所美国经济学家博斯特·扬基克(Bost Jankic)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经济放缓尚未结束,但衰退的风险仍然很低。在当前的贸易形势下,制造业低迷将持续很长时间。由于劳动力市场仍然健康,美国经济的支柱消费目前不应受到重大影响。

博斯特·扬基奇(Bost Jankic)预测,经济下行压力将导致美联储在10月和12月连续两次降息,这也意味着2018年的四次加息将回到原点。然而,这并没有从根本上接近经济势头的减弱。她认为货币政策无法弥补贸易政策的影响。归根结底,企业支出的收缩不是由利率水平决定的。

在10月份的利率会议召开前三周,美联储官员的政策立场仍然摇摆不定。非农业数据公布后,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博斯蒂克(Bostic)表示,政策制定者正试图找出美国经济是走向“软着陆”还是“急剧下滑”。尽管经济仍然乐观,但在货币政策方面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值得一提的是,连续两次反对降息的鹰派投票委员会和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Rosengren)已经放松了态度。他对货币政策“持开放态度”,并表示将密切关注消费者支出等重要数据的表现。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Powell日出席“美联储倾听”系列活动时,仍未给出明确的政策指引,重申美国经济处于良好水平,但面临低增长、低通胀和低利率等长期风险。他表示,美联储正在研究帮助实现2%通胀目标的策略。美国商务部将于周四发布9月份cpi。目前,该机构预计将继续保持2.4%的两年高点,或抑制降息预期。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美联储观察显示,市场预计10月份降息的可能性为78%,高于一周前的49%。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

Copyright 2018-2019 hardeal.com 鼓东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